新闻动态
  • 公司动态
  • 行业新闻
联系方式
电话:010-53939600
传真:010-53778081
民法典解读(二)融资租赁行业新规要点提示
发布日期:2020-12-30

 

民法典解读(二)

融资租赁行业新规要点提示

一、 《民法典》将替代哪些融资租赁规则?

目前融资租赁合同主要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第十四章(融资租赁合同)、《中华人民共和国物权法》(以下简称“《物权法》”)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的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以下简称“《民法典》”)即将于202111日起正式施行,届时《合同法》和《物权法》将同时废止,《合同法》第十四章(融资租赁合同)和《物权法》中和融资租赁相关的与物之所有权有关的规则均将不再适用。

但是,《融资租赁司法解释》是否仍将适用,有待最高人民法院进一步澄清《民法典》所替代的各单行法项下的各个司法解释(包括《融资租赁司法解释》)将如何适用。

二、《民法典》中主要改变了哪些融资租赁行业的规定?

(一)以虚构租赁物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无效

《民法典》第七百三十七条 当事人以虚构租赁物方式订立的融资租赁合同无效。

在实践中,确实存在租赁公司为了帮助企业实现融资,搭建结构,借用融资租赁的形式,以虚构的租赁物进行融资的情况。本条为新增条款,明确了有效融资租赁合同的租赁物必须真实,虚构租赁物将直接导致合同自始无效。进一步突出了“租赁物真实”对于整个融资租赁合同效力的重要性,有助于解决“融资”“融物”发展不平衡的问题。

中国银保监会在《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第七条“租赁物范围”中亦规定“融资租赁公司开展融资租赁业务应当以权属清晰、真实存在且能够产生收益的租赁物为载体”,同样强调了“真实存在”的前提条件。但是,融资租赁合同无效后的后果为何?目前《民法典》并未有明确规定,还有赖于进一步司法解释。

如果出租人并未与承租人进行通谋,仅仅是承租人一方虚构了租赁物,那么在这种情况下,融资租赁合同的效力应该如何认定。我们认为,出租人不知道或不应知道租赁物不存在的,承租人单方虚构租赁物的行为明显属于欺诈行为,由此成立的融资租赁合同应属于可撤销合同。出租人作为受欺诈方既可选择不撤销合同,继续履行该融资租赁合同法律关系;也可以选择撤销融资租赁合同,按该合同实际构成的合同性质处理,并追究欺诈方的法律责任。从中我们可以看出,在这种情况下,出租人如何防范以及证明承租人虚构租赁物是出租人避免融资租赁合同被认定无效的重中之重。

(二)《民法典》租赁物公示保护“关键突破”

《民法典》第七百四十五条 融资租赁中租赁物的所有权由出租人享有,并明确了登记的对抗效力,未登记不得对抗善意第三人。

本条对租赁物性质的重新定义或在不久的将来对整个融资租赁行业产生重大、深远的影响:首先,这类登记具有物权公示的作用,用以表明出租人所有权。其次,登记制度起到了保护善意的交易第三方的作用,交易第三方可以通过查询相关登记,了解租赁物的状态,避免未来就该租赁物产生权属方面的争议。最后,如果租赁物产生权属纠纷,租赁物的登记情况有利于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和承租关系确立的时间点,进一步防止当事人存在伪造合同等情况。

鉴于,目前并非所有的动产租赁物都有对应的所有权登记部门,为确保出租人对租赁物的所有权具有对抗善意第三人的公示效力,建立统一的动产所有权登记制度的必要性更为急迫。进而言之,未来通过诸如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对租赁物权属状况予以登记的做法(上海高院此前已推荐)也将进一步得到业内的认可和重视。

综上,在操作层面,如何落实这一条款需要进一步的配套规定和明确。

(三)出租人和承租人能够行使法定解除权的情况发生变动

第七百五十三条 【出租人解除融资租赁合同】承租人未经出租人同意,将租赁物转让、抵押、质押、投资入股或者以其他方式处分的,出租人可以解除融资租赁合同。

第七百五十四条 【出租人或承租人解除融资租赁合同】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出租人或者承租人可以解除融资租赁合同:

()出租人与出卖人订立的买卖合同解除、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且未能重新订立买卖合同;

()租赁物因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原因毁损、灭失,且不能修复或者确定替代物;

()因出卖人的原因致使融资租赁合同的目的不能实现。

《民法典》第753条限制并压缩了《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12条规定的出租人对融资租赁合同的单方法定解除权。对于承租人擅自转租租赁物和承租人欠付租金等两种违约行为,除非融资租赁合同另有约定,出租人不能主张单方解除权。

同样,《民法典》也限制并压缩了《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13条规定的承租人对融资租赁合同的单方法定解除权。除非融资租赁合同另有约定,因出租人原因导致承租人无法占有、使用租赁物的情况下,承租人并不能主张单方解除融资租赁合同。

 

(四)明确承租人支付象征性价款取得租赁物所有权的约定视为约定租赁物所有权归承租人

《民法典》第七百五十八条 当事人约定租赁期限届满租赁物归承租人所有,承租人已经支付大部分租金,但是无力支付剩余租金,出租人因此解除合同收回租赁物,收回的租赁物的价值超过承租人欠付的租金以及其他费用的,承租人可以请求相应返还。

当事人约定租赁期限届满租赁物归出租人所有,因租赁物毁损、灭失或者附合、混合于他物致使承租人不能返还的,出租人有权请求承租人给予合理补偿。

第七百五十九条 当事人约定租赁期限届满,承租人仅需向出租人支付象征性价款的,视为约定的租金义务履行完毕后租赁物的所有权归承租人。

在融资租赁交易实践中,约定租赁期限届满时由承租人支付象征性价款(通常为1元、100元等)“回购”租赁物的情况较为常见。

新增的《民法典》第759条目的在于澄清和补充《民法典》第758条的其中一种适用情形,明确承租人支付象征性价款取得租赁物所有权的约定,视为约定租赁物所有权归承租人。

 

(五)明确了融资租赁合同解除或无效后出租人索赔的权利

《民法典》第七百五十五条 【承租人承担赔偿责任】融资租赁合同因买卖合同解除、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而解除,出卖人、租赁物系由承租人选择的,出租人有权请求承租人赔偿相应损失;但是,因出租人原因致使买卖合同解除、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的除外。

出租人的损失已经在买卖合同解除、被确认无效或者被撤销时获得赔偿的,承租人不再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民法典》第七百五十六条 【租赁物意外毁损灭失】融资租赁合同因租赁物交付承租人后意外毁损、灭失等不可归责于当事人的原因解除的,出租人可以请求承租人按照租赁物折旧情况给予补偿。

以船舶融资租赁为例,与之对应的实务情形是出租人因为船舶建造合同项下建造不成功、技术不达标导致融资租赁合同无法履行或解除,需要向承租人进行追索的情形。

二、 出租人风险防范与应对建议

综上所述,从出租人的角度出发,我们在此建议在以下方面进行风险防控和应对:

(一)加强租赁物真实性核查,防范虚构租赁物风险

《民法典》第737条也从侧面强调了出租人对租赁物真实性核查的注意义务。在实际的融资租赁交易中,租赁物的查验、接收和交付通常由承租人直接完成,而在售后回租的情况下通常以“按其现状”拟制交付的方式完成租赁物的买卖交付和租赁交付,出租人可能不会直接参与租赁物的实际检查和交付。如果出租人怠于核查租赁物的真实性、无法证明其不具有串通承租人“虚构”租赁物的恶意,将可能承担《民法典》第737条项下合同无效的风险。

因此,出租人应关注租赁物的产权转移以及交付过程,注意留存产权转移及交付有关的书面文件和证据,注意核查可以将租赁物特定化的信息,特别是在售后回租项目中,更应审慎核查租赁物是否真实存在以及其产权是否真实归属于承租人。除此之外,出租人为防止承租人虚构租赁物,还应在放款前的尽调过程中,要求承租人提供租赁物购买合同、发票、入库单、签收单、设备具体型号、编号等材料的复印件并加盖公章,并将能够把租赁物特定化的字段信息,列入租赁物清单。

(二)租前注意核查租赁物权属,按最新登记规定完成租赁登记

各金融租赁公司在开展融资租赁业务时,应当登录征信中心的动产融资统一登记公示系统查询相关标的物的权属状况。未依照规定进行查询的,出租人对租赁物主张权利时,上述金融、类金融机构作为第三人,以不知标的物是租赁物为由进行抗辩的,应推定该第三人在办理租赁物抵押、质押或受让租赁物时,未尽到审慎注意义务,不构成善意。此外,在开展融资租赁交易时,也应在中登网完成租赁登记,公示出租人对租赁物的所有权。

(三)完善担保审查流程,及押品管理制度

《民法典》中对担保制度进行了系统梳理和完善,其中对于金融机构与作为“债权人”、“被担保人”与“借款人”、“担保人”的关系如何构建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建议金融机构依据《民法典》的规定,梳理和完善担保审查流程,严格落实担保措施及有效行使担保权利,确保风险缓释措施能够有效成立和实现,保障金融机构作为债权人的权益。

(四)加强租后租赁物管理和监控

在开展融资租赁项目租赁管理过程中,除对承租人经营及生产情况开展现场检查、收集资料之外,应重点安排租后检查人员,按照租赁物清单现场核查或者抽查租赁物,收集关于租赁物维修、更换以及变更的最新资料和文件,并将核查或抽查结果,写入对承租人的租后检查报告之中。

(五)根据民法典对合同条款进行更新完善

为应对《民法典》对于融资租赁行业的影响,最大程度的维护出租人作为债权人的权益,应根据《民法典》完善融资租赁合同、担保文件等交易文件的内容,包括增加关于解除权期限、起算点、约定解除条件和解除时点、异议期等条款,为采取违约救济做好准备;诉讼或仲裁解除合同时应明确诉讼/仲裁请求以及解除依据;明确约定租赁物回收时价值认定的标准或方式,以便将来索赔损失时有明确的合同依据。

 

返回列表>>